新闻有料,就是头条日报!

厉害了我的哥!美华人9万美元造飞机 从美国飞到加拿大

头条新闻 2017-7-11 15:041450编辑

当很多人把“开飞机”当成一个不太可能实现的愿望时,在美国工作的湖南人李湘宏,已在自家车库造出了一架两座飞机。今年7月2日,他开着这架飞机完成了从美国飞到加拿大的跨国飞行。

李湘宏和他自己造的飞机“RV-7”.jpg

李湘宏和他自己造的飞机”RV-7”。

这架名叫“RV—7”的飞机,已成功飞行超过300小时,是他花了3年1个月的时间,投入9万美元自己造出来的。现在,他准备造第二架四座飞机。李湘宏造飞机的事情,在当地华人圈引起了轰动。

飞行梦

开轰炸机的父亲让他感觉很“酷”

1971年李湘宏出生在湖南株洲331厂,从小就自认比别的孩子“酷”,因为他有位开轰炸机的父亲。每隔一段时间,他跟母亲可以到部队驻地看望父亲。

李湘宏回忆,父亲当时开的是“轰—5”。他六七岁时常能在部队驻地看到轰炸机夜航时起降的场面,机场地面的引导灯光不断闪烁,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父亲开着战斗机又起飞了。

他在微博中写道:“满天繁星中,远远看见一红一绿的航行灯和有些刺眼的着陆灯,伴随越来越清晰的发动机轰鸣声,在刺耳的轮胎触地声后,战机再次加速离去……震撼中,飞行的种子在我心中播撒了下来。”

高中毕业时,正好空军航校招飞行员。他本来打算报考,但遭到家人极力反对,因为当时民航并不发达,再优秀的飞行员到了45岁也很难继续飞行,转业之后不好找工作。

”就算不能直接飞,也要学和航空相关的专业”,执着的他报考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应用力学系。北航让李湘宏有了更多与飞机接触的机会,他加入了“小飞机协会”,从“航模”开始接触飞机。

李湘宏和他自己造的飞机.jpg

李湘宏有位开轰炸机的父亲,所以他从小就对飞行感兴趣。

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有幸参加了一次北航飞行夏令营。在20名学员中,他成为可以单独驾驶“蜜蜂”系列超轻型飞机的两名学员之一。20分钟飞行,至今让他难忘,那是他“最接近飞行梦想”的时刻。

大学毕业后的1990年,李湘宏工作没多久就赴美深造。最终,他在耶鲁大学拿到了硕士、博士学位,毕业后留美,在一家咨询企业从事结构分析工作。

造飞机

从画飞机开始边学习边做

在美国工作年复一年,李湘宏再也没有机会飞行。之后,父亲带着“2000小时无动作差错”的成绩光荣退役,转业后在湖南工作直到退休。李湘宏觉得自己的“飞行梦”越来越黯淡。繁重的工作让他很难再有时间去琢磨飞机。

2007年5月,他和家人度假时看到一架小飞机呼啸而过,“内心再也抑制不住冲动”。他跟妻子说,自己一定要开飞机,于是当年就考取了飞行执照。

但买飞机价格不菲,即便是一架通用小飞机,也需要100多万美金。拿了飞行执照也开不了飞机。

买不了,就自己造。美国有近百年的飞行文化积淀,民间有大量的飞行爱好者,也拥有全世界最完备的通用航空环境。李湘宏开始计划自己买架构、图纸、零件,准备动手造飞机。

李湘宏的飞机“RV-7”发动机检修.jpg

李湘宏的飞机“RV-7”发动机正在检修.jpg

检修中的发动机。

飞机的升降舵.jpg

升降舵。

飞机的尾翼.jpg

尾翼。

李湘宏的飞机前仪表盘.jpg

前仪表盘。

李湘宏自己在车库里准备了车床给机身钻孔打铆钉.jpg

给机身钻孔打铆钉的车床。

李湘宏在完成机身的包装.jpg

机身包装。

与当年报考飞行员一样,此举同样遭到家人反对。“连商用飞机都有很多出事的,自己造的飞机,敢上天吗?”

这次他不顾家人的反对,开始筹划自己造飞机。在学习了一段时间基础知识后,2011年4月他开始采购制造飞机的零部件。此时,他也到了波音公司做管理工作。

“造飞机要从画飞机开始”,这是李湘宏的总结。在他看来,飞机制造虽然遵循着科学原理,但同时也是高度艺术化的东西。“每一架飞机都是不一样的,要自己设计机翼、螺旋桨的位置,这样造出来的飞机才真正属于自己”。

从计划造飞机的那一刻开始,他的业余时间基本被占满,还把自家车库改装成了“造飞机工厂”。

李湘宏在车库里进行锻压钻孔.jpg

李湘宏把车库改装成“飞机工厂”,这是他在锻压钻孔。

李湘宏在组装升降舵.jpg

组装升降舵。

“造飞机,首要是安全问题。从每一张图纸,到每一个铆钉,都要按照标准来安装。一旦某个零件出问题,可能就会空中起火,危及生命。”李湘宏对南都记者说。

在他看来,造飞机最主要分三大步骤,第一是确定架构(airframe),这个不算很难,因为市面上有很多公开的零件可以选择;第二是安装仪表盘和电子设备,这个也有公开零件可选配;最后就是安装发动机、油路、燃油管道等零件装配。

飞上天

第一次试飞不敢跟家人说

经过一千多个日夜,用了两万多个铆钉,看了数百公斤的图纸和材料,花了9万美元,终于,李湘宏在车库里完成了飞机的最后一道组装程序。

他还特意将部分机身、机翼涂成“中国红”,尾号为“N168LW”。这架高颜值的小飞机,顺利通过了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的适航检查,拿到了适航证,获得了“户口”和飞上蓝天的资格。

只是,第一次试飞仍让李湘宏很紧张。“它不是玩具,一旦出事,很可能机毁人亡。”他说。

2014年5月27日,是李湘宏的大日子。这天下班后,他特意收拾了办公桌,因为“很可能就回不来了”。试飞前,他跟另一位波音公司的同事约好,让对方驾着另一架飞机跟在后面看“飞机是否漏油”。万幸的是,第一次试飞相当成功。他驾着自己造的飞机,在3000米的高空中,飞行了45分钟,一切顺利。

李湘宏和父亲.png

李湘宏(右)驾着自己造的飞机和父亲一起翱翔。

很快,飞机迎来了一位特殊乘客——有20年战斗机驾驶经验的父亲,在一次赴美探亲时,登上了李湘宏的飞机。父亲坐在他身后,不断给他讲解遇到紧急情况时如何应对。

一趟航行下来,这位老飞行员对飞机的评价相当高:“操纵性好,稳定性高”。

“第一次带着父亲飞上天,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心里知道,能实现这个梦想,与父亲的熏陶密不可分。”李湘宏说,今年7月2日,他驾驶着这架飞机,从美国西雅图飞到加拿大,完成了第一次国际飞行。截至7月8日,他已驾驶这架飞机安全飞行超过了300小时。

2017年7月2日,李湘宏第一次驾机从美国飞到加拿大,完成了第一次跨国飞行.jpg

7月2日,李湘宏驾机从美国飞到加拿大,完成了第一次跨国飞行。

目前,李湘宏已着手制造自己的第二架飞机(四座),他有一个更为远大的目标:驾着自己造的飞机,从美国飞回中国。

“在中国,大部分人对飞行还有一种神秘感。我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中国也会有自己丰富多彩的飞行文化。”李湘宏对南都记者说。

朋友眼中的他

“最难得的是那份坚持”

2016年10月,李湘宏从美国回到株洲,在当地飞行爱好者侯珉的陪同下,一起试驾了家乡株洲生产的小飞机“阿若拉”。两人是“网友”,都对小飞机有研究;李湘宏自己造飞机的过程,侯珉非常清楚。

在侯珉看来,造飞机最难的不是技术,而是心中的那份坚持。“他造飞机前后经历了3年1个月,其中不知道有多少困难,但还是坚持完成了,这正是让我佩服的地方。”侯珉说。

当与侯珉一起驾着国产飞机在株洲上空飞翔时,李湘宏航拍了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还兴奋地发给他老爸看。

侯珉对南都记者说,李湘宏虽然人在国外,但一直惦记着国内通用航空产业的发展,与国内很多“飞友”常有联系。


头条日报 Copyright © 

头条日报网 Copyright 2017 © All Right Reserved. 软文大师内容平台[ www.ruanwends.com ]成员.


联系我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