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有料,就是头条日报!

都市报道:泌阳县一路边施工深坑吞噬兄弟俩 隐患仍在谁该担责?

头条新闻 2018-9-7 16:58790编辑

悲剧发生后,我们全家肝肠寸断!孩子的妈妈至今未进一口饭,只在老二苦苦哀求下进了一些水勉强维持生命。作为爷爷,我恨不得随他们而去,可是这个家需要人撑起来,我要调查和反应有关情况,通过多方呼吁,让政府重视此事,让无视群众生命砂石厂付出应有的代价!也让类似的施工者在以后施工后能采取安全措施!

痛心!驻马店俩孩子上山给爷爷送顿饭,却再也回不来了...

近日,在驻马店泌阳县黄山口乡,司大爷的两个孙子,一个12岁,一个9岁,孝顺的哥俩上山给放牛的爷爷送饭,结果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在事发现场看到,司大爷所说的水坑紧挨路边,四周几乎垂直的大坑,而且坑边没有任何警示标志和护栏。坑内的水,至少在6米深。

由于当时坑边无人,司大爷自己又无法将孙子救出,无奈的司大爷只有喊家里人来帮忙。但是等喊到人来救援时,孩子已经不行了......

孩子出事以后,司大爷一家都陷入了悲痛之中,孩子的父母更是整天以泪洗面,无法接受这个悲惨的事实。

家人更是把孩子母亲的手机藏了起来,不让她看到孩子的照片和视频,怕她更加伤心......

司大爷说,今年年初,附近山上有人采矿,铺路的时候挖的这个大坑,由于最近连续降雨,坑里积满了水。如果水边有护栏和警示标志,两个孩子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

随后,司大爷来到泌阳县黄山口乡政府了解情况,想给这件事讨一个说法。

但是,对于这次的溺亡事件,陈副书记表示,他们目前正在调查,暂时没有办法进行追责。

在此,小编希望悲剧不再发生!希望早日调查清楚!给孩子们和家长们一个说法!愿天堂没有痛苦......

来源:都市报道

相关链接:六旬爷爷痛诉害人深坑 无良企业破坏环境让我家破人亡

我是河南省泌阳县黄山口乡下罗村委茨园村的农民,名字叫司书民,今年66岁。三天前我们全家还有八口人:我,妻子孙贵金(68岁,患有20多年糖尿病),儿子、儿媳近40岁,三个孙子分别12岁、10岁、9岁,还有我七十八岁的无劳动能力的光棍长兄。

我们全家务农,收入微薄但是从不怨天尤人,常常感恩上苍让我一个农村老汉后辈人丁兴旺。我的光棍兄长在丧失劳动能力前也是竭尽所能帮我的儿子抚养三个小子,我女儿给他的零花钱都偷偷给三个孩子买零食。为了三个孩子的成长,我们上面两代人(三位老人、孩子爸妈)可谓竭尽心力,所幸三个孩子都聪明伶俐,懂事可人疼。

可是不幸从天而降,半天不到的光景,我们家就变成了六口人外加两具冰冷的尸体。事情发生在今年8月30号下午17点左右,在黄山口乡桃花店村委娄底西岗通往三个砂、石厂(转山沙场,转山石子厂,牛沟沙场)的路边,我最小的孙子失足掉入路边的深水坑,大孙子伸手去拉也掉了进去,我看到后一跃而进却因水深又浑而我自己也年迈,只独自捞起了一个孩子,但是捞起来已经没有呼吸了。后来在附近村民的帮助下,才使用长竹竿和粪耙子把另一个孩子捞起来,一个小时已经过去了,扑在两个孩子的尸体上,我真恨自己没能年轻三十岁、没有比他们更快。因为有群众报警,消防队在捞起第二个孩子后到了现场。

悲剧发生后,我们全家肝肠寸断!孩子的妈妈至今未进一口饭,只在老二苦苦哀求下进了一些水勉强维持生命。作为爷爷,我恨不得随他们而去,可是这个家需要人撑起来,我要调查和反应有关情况,通过多方呼吁,让政府重视此事,让无视群众生命砂石厂付出应有的代价!也让类似的施工者在以后施工后能采取安全措施!

作为附近的村民,我以及其他村民都清楚,这个大坑是道路前方的砂石厂为了将开采的沙石运送出去需要修路,贪图低廉的成本私自使用大型勾机挖的,大概有五至六米深,前一段时间大雨,积水已经基本和路面平了,无论是否下暴雨,也无论事发前还是现在,事发地点始终没有设置任何防护栏杆和没有安全标示!就是这么一个深水坑淹死了我的两个孙子:一个12岁六年级学生,一个9岁,二年级学生。这个水坑的位置就在通向沙、石场的路边,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我想到:农村人干完农活或者是做了什么事情,脏了双手,用习惯就近在路边有水的地方随便涮一下;在菜园子拔了些葱或者其他蔬菜,也喜欢在路边水洼里涮掉泥土;雨天如果凉鞋进了沙子,也习惯站在水洼洼边上涮一下子后再继续前进……

这不是我一个家庭的事情,这是在管理混乱的农村生活的每一个人的事情!是我们全社会都应该高度重视的事情!中央层面提出建设宜居乡村,现在,在你、我身边,在我们每一农村人、每一个农村尚有亲人的人身边,发生的却是破坏生态、忽视安全的事实!

出事的道路一端的三家沙,石场(分别是转山沙场,转山石子厂,牛沟沙场)现已经人去屋空。牛沟沙场老板姓李,名字我也知道;石子厂老板齐老板,另外一沙场老板不知名字,但是只要我下功夫,肯定也能打听得到。事情发生后,我全家人哭得死去活来,两天水米未进!我两次去乡政府呼吁处理此事,乡政府一开始答应积极调查、妥善处理,后来却推诿说让我去派出所。去到派出所,派出所又说这不是刑事案件,应该去乡政府。这样滚皮球、相互推脱!

事发之后,我已经咨询过法律人士,也让我儿子上网查询过有关法律知识和案例,知道轻一点说这是民事赔偿的问题,施工方责任最大,政府以及土地所有人村委也有一定的监管不力责任。但是说此类事件是“过失致人死亡罪”也不为过,试想,在路边挖这么深一个坑,再联系一下我们的生活场景,相信所有的农村人、稍微有常识的人都明白这个坑对于我们来说是多么大一个安全隐患!为什么施工方没有采取任何安全措施、没有树立任何安全警告标语?为什么村委可以放纵这样的施工方式存在自己的土地上?为什么政府没有任何引导和监管?

有人告诉我,也许乡政府主要人员和砂石厂或者施工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赔偿犹如在他自己身上割肉,所以才不肯出面!我不想这个事情永无止境的拖下去,所以才肯建议家人接受民事赔偿。但是拖下去我也不怕!因为我觉得朗朗乾坤,总有我说理的地方,上级政府不会忽视我们基层群众的安全问题!

如果有需要,我会把这个情况散发出去,即使我拿不到任何经济赔偿,我要让这种忽视人民生命安全的现象在农村受到群众的自觉抵制!我要让社会知道安全事故就在我们身边,生命安全要靠我们自己去争取!我要上级政府知道我们基层的一些政府完全没有法治意识,不把民众的生命当回事,恣意放纵破坏环境和危害群众安全的行为!

恳求上级领导重视此事,也请求媒体介入,避免更大的人身伤亡事件。

新闻来源:http://www.henanct.cn/act/2018/09/61830169851596430.html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转载目的仅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头条日报 Copyright © 

头条日报网 Copyright 2018 © All Right Reserved.网站合作.


联系我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