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有料,就是头条日报!

天津市安定医院诊断却不告知 大学生竟十五年后才知自己“不是”精神分裂

食品健康 2018-10-24 16:01230编辑

天津市安定医院诊断却不告知 大学毕业生竟十五年后才得知自己“不是”精神分裂症

——天津市安定医院 主任医生 王翼、主任医生 王丽莉 请你们给一个回答

朋友们大家好,谢谢你们来读我的故事,不管是出于好奇还是什么原因。我只是想把我经历的故事分享给你们,只希望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我是一名80后,曾经和精神分裂症抗争了十多年,但和别人不一样的是,我竟然在“抗争”了十五年后,发现自己当初的“患的”竟然不是“精分”,我的命运被一个天大的“玩笑”调戏了……

2003年,即将大学毕业的我因情绪低落、影响到学习的原因,被家人送到天津市安定医院住院。当时住在安定医院住院部三科第五病区,病区主任为王翼,主管医生为王丽莉。若干天后我父母从医生处得知我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当时自己无法接受。我存在一定的心理问题我承认,但我觉得自己没那么严重。按照医生的说法,精神分裂症是最严重的精神疾病,基本上终身无法治愈,无法完全康复,只有一些患者能部分恢复,但整体社会功能受损……看着这些词,我的心里没有光亮,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会这样?我的情况有那么严重吗?可医生说:越是有病的人越觉得自己没病。我:…… 就这样,在住院两个月后,在我的请求下(父母同意)医生同意了我出院的要求,出院时医生仍对我父母说诊断确定是精神分裂症,让我继续服用住院时服的药物。

出院后我父母买了很多精神医疗和药物的书籍。我也无法接受自己会有这么严重的疾病,于是我一次又一次去找不同的医院不同的专家,想求证自己到底是不是这个疾病,但和专家说了我在天津安定医院住院诊断为精神分裂后,他们都没有反对这个诊断。我问:这个病是无法治愈吗?我还能完全康复吗?专家说:就这个疾病来说,基本上很难。我说:我以前学习很好,是个好学生,将来我还有很多理想,还想做很多事,我还....专家说:别想那么多,不要和其他人比,要知足,还有很多精分的病人要比你严重的多...

我无奈只能接受,并按照这个诊断来看待自己,如专家说的,自己的工作、生活、理想,生活中一切都要按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标准和情况来审视……我仿佛被戴上了一个枷锁,慢慢,我的一切都被它所笼罩和桎梏,终身无法摆脱(痊愈)。从那时起,我的人生轨迹被重重的改变了。。。。。

由此,经过了十一年,我一直按照这个诊断去就医、开药,没有中断药物,但我心里始终不忘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我是正常的。2014年,我经别人推荐找了心理咨询机构,后来又到医院找了新的专家,说出了心中一直以来的困惑,心理咨询机构和医院的专家听了都说感觉我不像精神分裂,医生同意为我重新做诊断,经过就诊及多名专家会诊讨论,确定了我的诊断为持续性心境障碍——恶劣心境。医生解释说,恶劣心境是一种情绪低落但未达到抑郁症的级别心境障碍,属于较轻的疾病。

至此,在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十一年后,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答案,给了自己是一个正常人的结论。

但在欣喜之余,我慢慢开始痛恨过去发生的事情,怨恨家人,也痛恨2003年第一次住院时的“误诊”,这让我十分痛苦。我无法接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我离开了家,四处流浪,甚至想到了死亡...

也许有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本该令人开心的新诊断却让我如此痛苦,我只能说,2003年的那次住院,即将大学毕业的我的人生轨迹被改变了,而当我知道那是个错误之后,我更无法接受。

但是,有一句话:现实永远比电影更精彩。电影是拍给观众看的,而现实,每个人都是主人公,没有剧终,没有大结局,永远充满着各种善恶,悲喜,没有结束……

当我为过去感到痛苦,不能自拔得时候,也想到了是否应该维护自己的权益。我想看看2003年住院时的病历,于是我问父母,父母说:当时出院除了收据医生什么都没给,一直没见过那次住院的病历。

于是我跑到医院,去病案室复印自己2003年的病历。负责复印病历的大夫问我:你要它干嘛?我说:我想自己看看,我好像还没看过...

我真的没有看过。所以我呆住了——

2003年住院的病历,主要诊断一栏赫然写着:恶劣心境。

查看详细记录,上面写着,初步诊断:精神分裂症。最后诊断:恶劣心境。这时是2018年,我03年的诊断上居然写的就是恶劣心境!但我却过了十五年才看到……

我问父母:03年的时候,是谁告诉你们我的诊断是精神分裂症?答:是医生(王翼)告诉我们的,当时听完我们都懵了。出院时他也坚持说诊断就是精分。

所以,难道是医生最初做的诊断就是精分,也多次对我父母这样说。但后来,不知为何修改了诊断,但却从为和我们提一个字,只是默默写进了病历里?

我去找了我03年住院时的主管医生王丽莉主任,在我的印象中她是一个认真负责的大夫。

我在她办公室门口等她,她笑着送一个病人家属出来,见到我后却表情全无,问:您有什么事? 我:以前在您那里住过院,我之前的病历有些疑问,想问一下您。她说:你如果看病或者开药可以挂号,其他问题对不起我回答不了。我:那病历和诊断的问题问问您不可以吗?她:对不起我今天没时间!

于是,我挂了她的专家号,见到了她。

我:王主任,我2003年在您的病区住过院,病区主任是王翼,当时诊断的是精神分裂,吃的是维思通,出院后也让继续吃。当时自己不太接受,但去不同的医院看,听说了这里的诊断,也都按照这个诊断让继续服药。2014年我重新做了专家会诊,诊断是恶劣心境。前两天我复印了2003年住院的病历,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病历,没想到居然上面写的就是恶劣心境!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个诊断?

她:当时的情形记不起了。病历上写的都很清楚。你说你不知道,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

我:住院病人出院时,是否给家属什么书面的东西?

她:没有,什么书面东西都没有,这个医院都是如此。一般会告诉家属病历在病案室,可以自己去复印。

我:我和我父母当时都以为我的诊断是精神分裂症,包括那次出院后,我父亲买了很多本精神医学的书,上面都是精分的章节做的标记。

她:那是你自己以为你得的是精神分裂症,是你父母自己以为你得的是精神分裂症。我说过了,病历上写的很清楚。

我:从03年到14年,我一直以为自己的诊断是精神分裂,您知道我前两天看到这个病历时的感受吗?如果这件事发生在您的家人身上,您怎么看?

她:病历写的很清楚,医生很负责。

我也曾问过王翼主任关于这件事, 他的回答也是:当时的情况不记得了。

经历了千山万水,原来是一个玩笑。原以为是误诊改变了一个大学生的人生轨迹,到头来,改变这一切的,是一个笑话~。

有朋友劝我:事情都过去了,你应该好好珍惜现在的时光,不应该沉浸在过去的事情中。

北大校长林建华说过,善与恶的标准不在别人,也不在社会,而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

我知道王翼主任一直是天津市安定医院的很有才能和能力,被医院重用的主任专家。

我也知道王丽莉主任在病人当中口碑很好,很受病人和家属欢迎和好评。

但是,我想问一下王丽莉主任、王翼主任:你们当初是出于什么原因,对诊断作出了如此大的修改却对病人和家属只字未提?你们想没想过,如果我们出院后不复印病例,根本就无从得知你们对诊断做了修改?当病人在精分的枷锁下度过了十余年,十五年后才看到病历前来询问时,你们只回复一句“不记得了”,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你们的家人身上,你们会怎么想?你们也会像你们自己说的那样,觉得医生很负责任吗?

王丽莉主任:你和我说,你一直对工作认真负责对病人兢兢业业,说我不应该冤枉一个认真负责的医生。

但是,你知道吗?你说的那句“是你自己以为你得的是精神分裂症,是你父母自己以为你得的是精神分裂症”,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我想问,在说这句话时,你的良心痛吗?

—————— 一个曾经相信你们,尊重你们的病人及家属



新闻来源:城市头条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文章,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发表评论

头条日报 Copyright © 

头条日报网 Copyright 2018 © All Right Reserved.网站合作.


联系我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