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有料,就是头条日报!

神雾环保纾困僵局:外债一度高达百亿 至今未见资金到位

财经频道 2019-5-14 18:17600编辑

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晏耀斌北京报道

于2018年下半年肇始于深圳的民企纾困基金,在多地效仿之后,却并非很快都能取得圆满快乐的大结局。神雾集团和它的创始人、实际控制人吴道洪,如今正面临着这样一种僵局。

高速扩张之后,神雾集团的外债一度高达百亿元之巨。陷入困境的神雾集团向北京市政府求援,并最终成为入围北京市纾困名单的企业。在北京市政府有关部门的协调下,除了成立债委会、协调债权方金融机构不抽贷、不断贷之外,北京市有关部门还在协调其设立神雾定向纾困基金,计划一期总金额10亿元。

然而,这并不是吴道洪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等深线》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神雾定向纾困基金尽管已经在中国基金业协会申请备案,但至今还没有下文。

吴道洪决定给北京市主要领导写信。在这封信中,吴道洪反思了神雾集团如今局面的成因,陈述了自己认为拥有的技术优势,也陈情了如今面对的纾困僵局。他甚至表示,希望有北京市属国企或者央企参与进来,更希望企业由国资或央企来控股。

吴道洪的求助信得到了北京市领导的回应。与此同时,由12名院士组成的调研团在深入了解神雾集团后,撰写了《关于加强国家对能源环保领域领军企业重大关键核心技术储备抢救性保护的建议报告》,该报告已于5月上旬递交有关部门。

神雾集团的困境似是一面镜子,既映射着“高杠杆时代”扩张性民企的命运,也反映了看似轰轰烈烈的民企纾困过程中存在的种种问题。这也传递出一个信号,纾困名单的门票,只是救赎的入场券,要真正走出困境、彻底纾困,还需彻底地反思、自救,以及多方的合力。

扩张苦果

神雾危机已经持续很久了。神雾集团走入主流的公众视野,则是在2017年5月24日以后。那一天,有人在网络上发表题为《神雾集团:对不起贾布斯我用你的套路实现了你的梦想》的文章,提及神雾环保利用关联交易实现业绩增长套路、质疑神雾节能2016年年报现金未正常回流及毛利率过高等问题。

神雾集团是由神雾环保、神雾节能两家A股公司在内的10多家公司组成。多位与神雾集团有业务、融资往来的人士都向《等深线》记者称,十分清楚地记得2017年5月25日的行情。那一天开盘后,号称神雾双雄的神雾环保、神雾节能双双跌停,共计蒸发57亿元。此前,这两家上市公司股价涨至巅峰时,市值分别达379亿元和287亿元,共计666亿元。

2017年底,适逢国家金融去杠杆、去通道的大形势,神雾集团两只股票股价暴跌引发了连锁反应:质押补仓、债务违约,最终陷入流动性断裂的困局。神雾集团的多个在建“节能减排示范性项目”也陷入停工状态。

这与此前“扩张狂奔”的神雾集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这之前,神雾集团经历了高速的扩张,这样的加杠杆,在当年的民营企业中其实非常常见。根据2017年年报显示,神雾集团净亏损超10亿元,流动负债暴增133倍。

《等深线》记者查阅法定材料获得的信息显示,神雾集团分别在内蒙古、新疆、甘肃、湖北等地上马了多个“环保节能项目”,总投资约为367亿元人民币。神雾集团方面称,这些都是以神雾集团技术产业化为导向的项目,资金主要由神雾集团自有资金、金融机构投资以及项目所在地政府出资等构成。

这些项目投资多则上百亿元,少则10亿元。以金川有色项目为例,《等深线》记者了解到,该项目总投资为10.8亿元人民币,资金来源于神雾集团自有资金、金川集团以及有关基金。项目分析报告称,金川项目是“全球首条转底炉处理铜冶炼渣资源循环利用项目”。不过,该项目目前已经停滞,吴道洪告诉记者,这个项目仅差6000万元就可以投产。

吴道洪坚持认为,神雾集团的很多节能减排项目都是优质项目,可以在行业里起到引领、示范作用。他坦言,由于缺乏风险控制意识,遇上了金融去杠杆,现在在建项目已经全部停滞了。

“搞技术开发的总想着要尽快把好的技术投入到产业中去,导致步子迈得太快、摊子铺得太大,忽略了作为企业应该首先考虑的是战略决策和投资风险问题,这就是我犯下的致命错误。”吴道洪面对神雾集团的现状,如是反思。

根据《等深线》记者掌握的内部材料,神雾集团外债一度高达上百亿元,神雾集团实际上已处在崩盘状态。

拯救帷幕

2018年底,面对众多上市公司股价暴跌、质押盘面临爆仓的局面,深圳市政府设立纾困基金,通过市场化手段运作的方式,对“业务有价值又陷入困境”的企业提供纾困支援。这一做法,即刻被多个地方政府效法。北京市也由市、区政府牵头设立了总额高达350亿元的纾困资金池。

北京市市长陈吉宁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北京市的市、区政府和社会资金基金共同建立总规模超过350亿元的纾困“资金池”,支持上市企业开展股权融资,鼓励北京地区符合条件的平台和机构,在沪深交易所发行纾困专项债,支持民营企业进行债券融资。

神雾集团的总部设在北京昌平。了解情况的人士告诉《等深线》记者,为了缓解神雾集团大股东股票质押比例过高,作为累积为昌平区纳税近10亿元的神雾集团成为北京市关注的重点,继而进入了北京市政府的纾困名单。

“拯救神雾”的帷幕,由此拉开。

客观而言,神雾集团最初享受的“纾困”待遇,颇具针对性。《等深线》记者获得的会议纪要显示,2018年11月23日上午,北京市证监局、市金融局、市银保监局联合召集神雾集团所有债权人召开了“关于解决神雾集团当前困难的讨论会”。

会议达成共识:希望债务机构尽快成立债权人委员会,各债权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当一致行动,切实做到逾期、展期、延期的稳定工作,不得随意采取停贷、抽贷、压贷、强制的司法诉讼冻结、扣押、拍卖等措施,给予神雾2~3年机遇期。

同时,债权人委员会希望给神雾集团及下属公司2~3年重组期,重组期间不停贷、不抽贷、风险分类不下调、不提高计提拨备,通过展期、续贷等方式最大限度帮助神雾集团实现解困,且重组期间均不得采取过激司法执行措施。

《等深线》记者了解到,除去上述措施之外,在这次会议之后,10家金融机构组成了“神雾集团金融债权人委员会主席单位”,这10家金融机构主席单位经商议后一致同意,拟设立“神雾定向纾困基金”。

这是一只开放式基金,以市场化方式运作。按照规定,需要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而后按照操作规程募集资金。

一位不愿具名的金融机构人士告诉《等深线》记者,神雾定向纾困基金正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第一期计划募集10亿元人民币资金。

按照计划,募集来的资金用于盘活包括金川、港原等在内的几个示范项目,以恢复神雾的资金流动性,帮助化解危机。

这一切,看起来“确实很美”。

纾困僵局

然而,吴道洪很快发现,进入“纾困名单”,只是拯救的“帷幕”,却远非终点。《等深线》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最具“真金白银”效用的神雾定向纾困基金,尽管在2018年底就已经设立并去中国基金业协会申请备案,但至今为止,并未见资金到位。

记者了解到,10家金融机构成“神雾集团金融债权人委员会主席单位”,设立“神雾定向纾困基金”,并希望再协助神雾引进有实力的国企、央企战略投资者重组神雾,恢复神雾集团“造血”功能。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只有债权人稳定了,才能给战略投资者提供信心。“引进能带来信心的财务投资者和产业投资者,才能真正解决神雾危机。” 

经过磋商,占有神雾集团80%以上债务的多家金融机构已经履行它们的承诺,诉讼、查封等行为再未发生,神雾集团与战略投资者的洽谈正在推进中,不过截至目前,战略投资者仍未敲定。

这让吴道洪很着急。他告诉记者,债委会方案尽管比较成熟、操作性也强,但由于债委会主体较多,10家大型金融机构的内部决策流程及彼此之间沟通协调都需要时间,如果无北京市政府居间做强力的引导、动员、协调,恐将推迟付诸实施的宝贵时间。

这种协调工作,单独依靠北京银保监局这样的职能部门无法快速完成。记者掌握的情况显示,北京银保监局一位领导表示:“神雾面临的问题需请求北京市政府尽快参与纾困,此举不仅是帮扶一家企业,也是稳定北京高端人才,并且规避不稳定事件发生。”

吴道洪决定给北京市主要领导写信。

吴道洪在信中写道:“为加快推广进程,公司质押部分股票支持各示范项目建设及加强公司建设项目资金流动性。其后受整体金融形势影响,公司出现流动性困难,上市公司股票大幅下挫,因无力补充抵押,进而产生债务违约、贷款逾期、投资方停贷抽贷、债权人冻结资产等恶性连锁反应,原本进展顺利且非常有推广前景的节能减排示范项目纷纷发生建设停工、员工欠薪、供应商欠款,导致神雾集团陷入困境。”

之所以写陈情信,吴道洪期待市领导能够关注到神雾集团这家企业,“对神雾集团来说信心比黄金更重要”。

吴道洪向北京市领导提出两条请求帮助的内容。一是请求协调大型国有金融机构向神雾集团提供中长期资金支持,用于企业恢复正常经营及在建停工示范项目的完工投产。二是请求政府紧急出手,推荐具有实力的国企、央企重组、控股神雾集团。

自救之难

神雾正在为当年的快速扩张付出代价。《等深线》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目前神雾集团正在进行大量裁员,除去核心技术人员的工作岗位有保障外,诸多员工都处在不确定性之中。

1月14日,印尼福布斯排名第八大富豪皮特乘坐私人专机来京。皮特行程中的最重要一站,就是去位于北京市昌平区的神雾集团中央实验室,与吴道洪签订“印尼钒钛海砂矿转底炉直接还原大型中试项目”,飞鹰集团出资70万美元来专门验证“神雾转底炉直接还原大型中试试验生产线”能否从印尼海砂中提取钒、钛这一世界性难题。

经过10天的连续生产运行试验,印尼海砂冶炼后的铁、钒、钛的回收率分别达到99%、91%、98%。在神雾集团的中试项目效果,得到皮特方面的认可。

印尼富豪支付的70万美元实验费用尽管不高,但却成为了一棵救命稻草。《等深线》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这70万美元的实验费用,吴道洪将其用于维持神雾集团参与此项技术研究人员的工资。

目前,神雾集团员工从4000多人调整到1500人。不过,吴道洪在神雾集团自救中画定了一条“红线“,即有约1000多人的核心技术管理团队不能动。

皮特之所以找到神雾集团,看重的则是它的技术。

据了解,之前这些设计人员主要为神雾集团内部业务服务。如今,吴道洪已经将他们推向市场,要求他们在市场中寻找项目。“一则可以带回现金流,二则可以保存科研队伍。”

项目的“瘦身”也在进行中。内部资料显示,神雾集团已抽调人员和资金向短期内能够恢复的项目倾斜,而对于超大型项目采取“暂时搁置”原则。比如,由乌海市政府、一资产公司和神雾集团共同投资105亿元的乌海项目,已投入30亿元,因资金缺口过大目前已经停工。

然而,核心技术在资金断裂危局下显得毫无意义。作为一家民营企业掌门人,吴道洪曾获"求是杰出青年科技奖"和“当代发明家”等国家级殊荣,这两项荣誉的含金量可与院士相提并论。

“信心比黄金更重要。”在接受《等深线》记者采访时,吴道洪有些无奈。他在给北京市主要领导的陈情信中表示,神雾集团的产业和技术研发,对于北京城市功能定位有推动作用。“如果无北京市政府居间做强力的引导、协调,恐将推迟付诸实施的宝贵时间,神雾集团危在旦夕。”

(编辑:郝成校对:颜京宁)

发表评论

头条日报 Copyright © 

头条日报网 Copyright 2018 © All Right Reserved.网站合作.


联系我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