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肿瘤街上“解忧杂货铺”的背后,科技如何打破实体医院围墙

在湖南长沙,有一条长不过500米的街道,名叫嘉桐街。因为与湖南省肿瘤医院仅一墙之隔,常年流动着全省以及全国各地前来治病的癌症患者和家属,它又有另一个名字——“肿瘤街”。

刘长英是这条街的“抗癌明星”。2013年,刘长英不幸被检查出罹患乳腺癌和宫颈癌。2018年,身体恢复健康后,她留在了嘉桐街,开了家便利店,为前来求医的病友提供低价生活用品的同时,经常帮病友们答疑解惑,跑腿挂号,这里的人都亲切称呼她“英姐”,她的便利店也成为了病友群里的口口相传的“解忧杂货铺”。

在开店帮助病友的过程中,刘长英也亲历和见证了便利店身后的这家肿瘤医院在数字化浪潮中迎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嘉桐街上的“啊英便利店”

 最难的是“排长队”和“等不起”

吃完早饭,孩子出门上学后,刘长英把店面托付给了邻居,起身准备去往湖南省肿瘤医院,这天是她跟医生约好复诊的日子。

肿瘤患者不仅治疗痛苦巨大,治疗周期更是十分漫长,病情严重者更是“等不起”,回忆起若干年前的就医经历,刘长英都感觉刻骨铭心。刘长英说:“以前每天半夜三更起来去排队,做复查最长时候排了三天队,腰酸背疼,连手术开刀都要排队,排的很累很累。”

作为“三湘四水”有名的肿瘤专科三甲医院,湖南省肿瘤医院常年人满为患,曾经“挂号难”、“看病难”、“等待难”是刘长英和所有癌症病友们共同的“痛”。以前有外地病友要来医院看病,还经常会托她提前去排队,她每次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都会不吝帮助,为此也跑了不少腿。

不同的是,从前两年开始,她在帮别人跑腿时学会了微信挂号,现在每次有外地病友要来看病或者复诊,托刘长英帮忙挂号时,她都会耐心教他们用电子健康卡在“湖南省肿瘤医院”小程序预约挂号,有些不会操作的,刘长英还会远程视频指导,经年累月,她俨然已经成为了就医导诊的“行家”。“现在可以通过公众号挂号预约,看病真的是好蛮多了

 

刘长英教病友用医院微信小程序挂号

除此之外,刘长英在复诊时和医生了解到,现在去湖南省肿瘤医院看病,不仅挂号容易了,也不用带大堆的病历,所有档案也都在小程序里可以查看,省去了很多麻烦,拿着一部手机就可以到医院看病。

对于如今就诊的便利,刘长英感触颇深,她说从2013年到现在,自己从一个“双重癌”患者到奇迹般抗癌成功,离不开医护人员的努力和照顾,而她也见证了湖南省肿瘤医院就医服务流程的改善和提升,让和她一样的千万肿瘤患者从中感受到便利和贴心。

一个二维码,数据多跑路,患者少跑腿

刘长英是无数肿瘤患者中的一个缩影,她的亲身经历也佐证了医院信息化建设成果。“一号难求”到“全病程预约”,患者就医体验和服务效率的改变背后凝结着医院十几年信息化建设的努力。


 

·2014年,就在刘长英住院期间,央视新闻调查栏目组在肿瘤医院拍摄的《嘉桐街病人的一天》。早上7点20分,医生还没上班,医院走廊就挤满了患者……

湖南省肿瘤医院是湖南省最大的肿瘤专科医院,担负着湖南省及周边部分临近省份肿瘤防控重任。2020年,医院门诊人次556225,平均每天门诊接诊人数超过1500人。

早期,网络挂号平台与医院信息管理系统衔接并不紧密。挂号平台仅能实现登记患者信息、医生预约等简单功能。患者到医院后,仍需办理实体就诊卡才能让自己的信息进入医院信息系统中。由于使用实体就诊卡,诸如线上结算、线上查询等功能也无从实现。造成了患者“看病、取药、检查”办啥都排队、走哪堵到哪的尴尬处境。

事情转机出现在2019年,湖南省开始在医院推广使用“电子健康卡”就诊,肿瘤医院是当时省里6家试点医院之一。湖南省肿瘤医院借助“电子健康卡”顺利打通了患者端数据瓶颈,形成了从患者端到医院端完整的信息数据通道。

 

患者使用电子健康卡“扫码”入院

“电子健康卡”技术优势是它能真正实现“医院线上线下服务”互联互通。湖南省肿瘤医院信息科主任田晓琼介绍说,“电子健康卡”方便患者挂号预约其实只是它的基础功能,其真正价值在于,它是患者在数据世界里的“身份证”。据悉,早“电子健康卡”推行前,医院端就已经建立了“医院信息管理系统”、“实验信息管理系统”、“图像和信息通讯系统”等专业信息化平台。不过,由于患者端信息建设的缺失,这些平台的作用没有得到完全发挥。

 


可以说过去在肿瘤医院里,哪里有患者密集排队的地方,哪里就是数据流通的“堵点”。而有了“电子健康卡”,患者端到医院端数据通道打通,湖南省肿瘤医院以“电子健康卡”为基础,以患者电子病历为核心,再集成医患服务平台,逐步从“围绕资源,调度患者”转变为“围绕患者数据,调度资源、服务患者”,形成了一整套“线上线下、诊疗服务”一体化的全病程预约系统。数据跑了起来,就不用患者在各科室间奔命、排队了。

通过数据分流,现在肿瘤医院已经能掌握患者的“时间清单”,不仅能把相关的检查预约在一起,而且时间能控制在30分钟以内,大大减少了患者在检查科室中的滞留时间。田晓琼说:“我认识一位甲状腺癌患者。过去他来长沙看病,第一天挂号,住一晚第二天才能检查。现在线上预约,当天来检查当天就能回,能省掉一天住宿费用。”

 

实施前,肿瘤医院检查窗口前挤满等待的患者

 

实施后,患者按预约时间前往进行检查无需长时间等待

据了解,目前湖南肿瘤医院通过网上预约挂号的患者比例已经超过90%;而患者通过手机缴费、手机办理出入院手续比例已接近80%,完全实现了“一机在手,走遍医院”,真正方便了就医患者。

AI重构医疗流程,为医生减负

湖南省肿瘤医院开放床位2000余张,2020年,医院门诊人次超过55万,住院患者人次超过12万,平均住院日8天……

肿瘤的诊断和治疗过程及其复杂,医生每天反复查看厚厚一叠病历、评估患者过往治疗经历、安排和执行检查测试、制定新的治疗方案、参与手术与处置……除治疗本身以外的重复繁琐事务,给医生带来的工作压力显而易见,如何通过智慧手段为医生减负,提升医生工作效率呢?

2020年,湖南省肿瘤医院携手腾讯合作,依托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新兴技术,在“湖南省肿瘤医院”小程序上线包含精准预约、患者档案、AI自助咨询、临床试验招募等功能,帮助医院更好服务患者的同时,也为医生们送来了一位可靠的“AI”助手。

 

腾讯健康肿瘤业务负责人贾一飞,曾经就是一位肿瘤外科医生,对患者“看病难”的就医困境和医生“连轴转”的工作节奏都深有体会,“我们希望能借助科技和互联网的工具,帮助患者就诊过程少一些奔波,少一些波折,帮助医生工作少一些负担,多一些效率。”

“精准预约”为例,它帮助重症患者精准匹配到相关的疾病专家,提供就诊资源,节约就医时间,引导检查不全或病种不符的患者找到合适的医生和科室,减少资源错配。另外,还为急需接受评估检查的患者匹配精准预约绿通资源,争取治疗时间。

 

与此同时,AI能实现通过OCR技术自动提取纸质病历中的文字,帮助医生建立和完善患者医疗数据档案,实现智能化和结构化自动整理,为肿瘤专病患者提供一站式智能化服务,减轻了他们重复性的工作负担,极大提高医生的效率。

此外,癌症患者在治疗过程中常惴惴不安,有着大量问询需求。“放疗会不会引起并发症”、“化疗要注意什么”、“化疗难受怎么办”…… AI自助咨询功能,能很快在肿瘤科普领域给出患者精准答案,辅助医生提高医患间的沟通效率,更能提升患者治疗安心感。

 

“现在我们的医生,用手机就可以去查阅患者的病历档案,随时对患者的诊疗进行思考,及时回答患者的问题,这些改变,医务人员也是很欢迎的。”湖南省肿瘤医院副院长谌永毅说。

科技之力助推有温度的医院

 

 “解忧杂货铺”里,刘长英和嘉桐街里的患者正不断书写着自己的故事,而带给我们的思考是,科技还能为患者做些什么?

世界医学之父希伯克拉底有一句话,医生有三大法宝,第一是语言,第二是药物,第三是手术刀。而科技或许能为医疗带来新的力量。谌永毅在聊到医学与科技的结合时谈到她的期许,“除了医术,我们还要打造一个有温度的医院。”

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医院成为“防疫”的重要难点。突发情况下肿瘤医院不得不停诊。湖南省肿瘤医院快速将问诊渠道搬到线上公众号,让医生AI在线解答患者的疑难。全面恢复门诊后,医院通过电子健康卡实现全面预约、扫码入院、线上支付等“非接触式”就医,让患者除就诊环节外,几乎不需要在医院和人群密集接触,最大程度降低院内感染风险,为患者带来更大保障。

2022年1月,“湖南省居民健康卡”微信公众号上线“处方服务”功能,包括湖南省肿瘤医院在内的7家医院,已接入湖南省处方流转与监管平台,患者可体验处方查询、凭方复诊、凭方购药、送药上门、用药指导等医疗、医药服务,患者足不出户就可体验便捷的医疗服务。

谌永毅说:“科技是向善的,我们也是很需要的。科技与医学的结合,它能够帮助医生提高效率,提高精准度。对医院有好处,对医生有帮助,对患者也有好处。应该是我们未来要努力的方向。

在肿瘤医院、在嘉桐街、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还有很多生命在与疾病抗争。于此同时,医院的信息化和数字化进程也在不断提速。借助科技的力量,提升医疗供给侧服务水平,改善肿瘤患者的就医体验,未来还有很多需要延伸拓展的领域,也将为社会创造更多可持续的价值。